凫溪刘氏,刘氏佩玉公,攸县第一个家族网站 >> 刘郁阳:麦秸情怀 >> 正文
刘郁阳:麦秸情怀
http://www.liu-peiyugong.com   浏览次数:824    日期:2015-12-13

刘郁阳:麦草情怀

我是南方人,当兵到过北方,见过麦草。

被收割的麦子,经过脱去麦粒,就成了麦草,又叫麦秸。

夏收以后,农民将松软、柔韧的麦草聚拢起来,在房前屋后或在空坪隙地摞成垛,圆圆的垛好像给麦子的生命历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,其实不然,麦子的另一种价值由麦草来完成,它将成为另一个使命的新起点。

小时候,只知道北方的麦草可以编织草帽,远销全国各地,以后,在书上看到还可以制作小工艺品。其实,麦草的作为远不止这些。

麦草是最好的燃料。北方的平原上缺少柴草,普通人家也用不起煤炭,所以老百姓一年四季做饭、烧炕离不开它。记得那年在野营拉练中,我们来到宿营地,由于没有买到燃料,炊事班无法做饭,最后只得找到生产队长才解决问题。

麦草是牲口最好的饲料。牛、马、驴、骡所吃的草是包括麦草的,农民经常将新鲜的麦草铡碎,拌以青草、食料来喂牛、马、驴、骡。所以就有了鲁迅先生对牛“吃的是草,挤出的是奶”的赞美。

麦草是冬天最好的保暖材料。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,凭着微微暖气过冬的血气方刚的年轻战士都难以经受严寒的考验,于是部队领导为每个战士准备了一个棉布口袋,到附近的生产队里装上满满的麦草,缝好口子,铺在床上做垫,果然暖和多了,闻着麦草的清香,人格外清爽,感觉特别清新,梦十分香甜。

麦草能制作精美的工艺品。在三秋两忙的季节里,部队经常支农,当黄灿灿的麦子呼唤镰刀的时候,麦地里欢叫的蝈蝈也在呼唤战士们。于是,在抱麦捆的时候,有人便会蹑手蹑脚地捕捉身着翠色马甲的蝈蝈,而用来装蝈蝈的海螺状的笼子,就是巧手的北方战友用麦草编织的。我们把它提到营房,挂在树上,放在窗台,床边,听它舒坦、爽心的歌唱,我们则尽情享受着它给大家带来的喜悦与快乐。

难忘的是一个初冬,战士们洗去一天的疲劳,刚进入梦乡,突然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,大家从甜蜜的睡梦中惊醒,这次首长大声命令全体指战员不打背包不带枪,穿好衣服快速到操场集合,首长说,某村麦草垛着火,经过简短的动员,便带领大家上了汽车,直奔火场。

我们下车一看,只见现场没有明火,几个麦草垛里浓烟滚滚,发出呛人的焦味,麦草垛的冒烟处有星星点点的火焰,在黑夜里一闪一灭的,火源在北风的鼓动下,像导火索一样嘶嘶地向垛里蔓延,从外面直通中间,然后再从中间四面开花。现场已经有好些穿着青色衣裤的老乡,黑压压的一片,他们手抄在衣袖里,泰然无事。

地方领导要求不扑水,把压得紧紧的麦草一点点拆散,然后将拆散的干麦草转移。已经燃烧的才能扑一点水,因为麦草一旦沾上水,就意味着报废,基本丧失了利用价值,要知道那个时期的麦草也是大集体的一笔财富。我们一百来人,拆的拆,搬的搬,在浓烟中喘着粗气,在几个麦草垛间穿梭着,天气虽冷,但火热、心热,尽管一个个呛得昏头转向,累得满大汗淋漓,汗水湿透了军衣,浓烟嘶哑了喉咙,但谁也没有停歇。

六个小时过去了,天亮了,麦草垛也安全了,战士们在猎猎寒风中回到营地,由于特别劳累,很多人顾不得洗漱,忘却了饥饿,来到宿舍倒头便睡,一片鼾声。

后来听说,麦草垛的火是一个醉汉点燃的,我滴个乖乖。

几十年过去了,但那一幕始终印在我的脑海,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,从而深切怀念那没齿不忘的军旅岁月,留恋那磨练的收获,珍惜那奋斗的甘甜。感激年轻时努力奋斗的自己,感恩督促我勤勉上进的领导,感谢情同手足、相互提携的战友。

我们曾经是饱满的麦粒,沉甸过。如今,我们已经不是社会生产力的生力军,似乎老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船到码头车到站,我们仍然是传承民族优秀传统和文化的主力军,我们在此应该像麦草一样,来一个华丽的转身,踏上人生新的里程,发挥余热,老有所为,为自己幸福、美好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

宗祠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攸县新市镇平分田村 交流QQ群:238255115
网站负责:刘舜我 13974166715 刘郁阳 15200455943 刘促奇 13974199767
网站QQ:业务咨询 刘郁阳QQ 技术支持QQ:刘观裕QQ
您好!您是网站的第 528501 位访客,感谢您的关注!
邮编:412300 网站备案号:湘ICP备12012696号 网站管理